17、第16章_见春天
微信小说网 > 见春天 > 17、第16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7、第16章

  雨雪打在窗子上,沙沙作响,这是第一场雪,下在2006年的尾巴上。

  魏清越终于捕捉到了那点似曾相识感,来自书信,好像看着这些文字,背后就浮现出一张安静拘谨的脸,总是很抱歉的样子。

  大清早,学校保洁在打扫道路。花坛里有顽强的月季,还在开,顶着一头白雪,底下是艳红,看起来有种诡谲的薄命感。江渡跟王京京从花坛附近走过时,她逗留几秒,指着花,说:“快看,有朵花没败。”

  这是月季最后的倔强,霜雪之下,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  王京京也感慨:“这么冷,还在开啊,我怎么记得月季花是春天开还是夏天开?”

  风一吹,树上的雪沫子卷起来,扑落下来,有点眯眼,但脸上碎碎凉凉的,很清爽。走廊里留下了同学们脚上带来的残雪,很快融化,于是成了一片片不规则的水渍,各班卫生区都有人在拿干拖把拖地。拖着拖着,男生就跟小孩子似的,追打起来,一个走廊闹哄哄的。

  这雪下的应洋节,什么圣诞节平安夜,不知道从哪儿流行开的送苹果。那么大的一个红苹果,上面印着“圣诞快乐”,罩个包装纸,就卖五块钱,太坑人了。小许老师跟大家强调莫要热衷过洋节,要过我们自己的传统节日,理是这么个理,但有人不听,私下里还是送苹果。

  江渡不喜欢凑这种节日的热闹,王京京喜欢,见江渡兴致不高,一直捣她胳膊:“干嘛呀,看你这表情跟过清明似的。”

  结果,在小店里还遇到了张晓蔷几个,正抓着红色发箍往头上戴,毛茸茸的,特别可爱。几个女生打了招呼,在精品店里摸来摸去,随便拿起点什么,就往对方身上比划,然后,笑声跌一地。

  “你看,张晓蔷成绩那么好,人家不也喜欢过圣诞节,你别清高啦!”王京京嘿嘿笑两声,忽然把一个圣诞帽扣江渡头上,她皮肤白,红帽子映衬下,脸更是一片晶莹剔透,眉毛是眉毛,嘴是嘴。

  江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刚想说什么,忽然一把将帽子掀了下来,背后,是一双熟悉的眼睛出现在了镜子里,正在看她。

  头发瞬间毛毛的乱掉了,江渡还愣着时,王京京也发现了魏清越,一声惊呼,赶紧打起招呼:

  “嗨,魏清越,你也逛这种店啊!”

  王京京丝毫不掩饰她的诧异,兴奋的眼睛放光,魏清越看她手里拿着个圣诞老人玩偶,笑了笑,说买些东西。家里做饭阿姨上次带小孙女来了,闹着要圣诞树,小孩子不知道哪里听的一句,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圣诞树,魏清越答应她,给她买个带灯泡能发光的圣诞树。阿姨挺不好意思,忙不迭拒绝,说小孩子随口说一句,可别当真。

  那次,阿姨是迫不得已带孙女过来,孩子妈妈生病,没人带。魏清越觉得小姑娘太吵了,吵的他头疼,但不好意思说什么,一口答应后,他觉得应该信守承诺,尽管,对方只是个小孩子,大人通常觉得可以不对小孩子守信,就像他妈妈,答应过他以后会接他出国,一年又一年,没了后文。

  小孩子可不是没知觉的。

  很快,张晓蔷也发现了魏清越,自然而然的,走过来跟他说话,帮他挑圣诞礼物。

  女生们准备各自买一点小东西,价格不贵,学生党可以负担得起。

  魏清越结账时,忽然看看她们,说:“我一起付了吧。”

  大家顿时愣住:第一名这么大方的吗?

  都知道他家里有钱,但魏清越多高冷啊,平时都不怎么跟女生说话的。这次,居然……女生们面面相觑,有种不能相信的感觉。

  因为是魏清越,大家反倒束手束脚有点忸怩了,换作别的男生,一定起哄趁机坑他,但在魏清越面前,放不开,张晓蔷见大家不好意思,撩头发的撩头发,捂嘴的捂嘴,她一马当先,挺爽快地把手里东西往前台一放,说:“学霸,那就帮我们付了吧。”

  只有江渡,还站在镜子附近,静静地看着这一幕,王京京激动的不行,拽她往前:“快,魏清越要付钱,咱们也过去。”

  江渡不动,急的王京京热锅蚂蚁似的乱抓,往她手里塞:“就买这个圣诞帽好了,你戴好看。”

  “我不要。”江渡轻轻推了回去。

  “哎,你们俩快过来,一会儿大款就跑了。”张晓蔷笑着招手,旁边,魏清越的目光也望过来,灯光投影,他的睫毛微颤。

  张晓蔷催她:“江渡,你挑一个吧,大家都挑好了。”

  是的,大家都挑了,魏清越给每个人都付了钱,所以,没什么特别的。江渡此刻不知哪里冒上来的固执,她不要,她不要这种礼物,更何况,她根本不喜欢圣诞节这种节日。

  江渡只是浅笑着摇摇头,然后,手在王京京背后一推,自己先走出了精品店。从魏清越身边过时,她察觉到男生的目光直直落下来,像雪一样,轻盈无声,可江渡快要哭了,她知道这可能是她高中生涯唯一跟他真正有点来往的机会——他付钱得到的礼物,可以珍藏一辈子。

  但那偏偏又不是自己想要的,跟大家混一起,面目模糊,他日后都不一定会记得2006年的圣诞节,慷慨地给女生们买了点小礼物。

  江渡就是怀着这种巨大的遗憾,走出的小店,冷风肆虐,残留着雪后的凛然。

  背后,是店里挤动的人群,和欢声笑语,可并不属于她。

  晚自习更乱了,班长跑到讲台前敲了好几次桌子。人心躁动,不知道谁剥了橙子,教室里窜出一股清新的果肉香气,大家正在分橙子,林海洋过来给江渡一块,很大的一块。

  王京京则摆弄着她挑的玩偶,不忘问江渡:“你到底怎么回事啊,今天那么难讲话,你看,学习委员都劝你了,你还不给魏清越面子,回头那群女生该说你端着了,哎,我猜肯定要这么讲你。”

  也许吧,有一点端着的成分,但不知道有多难过的那种。江渡不说话,笑笑,认真吃起橙子,酸酸甜甜遍布味蕾,她心口堵得慌,有种吞咽刀锋的感觉。

  “好吃吗?我再给你们两个。”林海洋又丢来两个橙子,不小心砸到玩偶,气得王京京立刻把橙子扔回去。

  林海洋说:“干嘛呢,你不吃江渡还要吃呢!”

  这两个冤家,跟斗鸡呢,没一天不支棱着膀子掐架的。江渡吃的一手发黏,教室又是一派无心学习的光景,她索性出来。

  风是黑色的,空气干冷,她把嘴巴藏在围巾里,从一班门口过时,迅速张看一眼,好像,也有点乱乱的。

  她去的综合楼,那边人少,校园里还有三两人影,偶尔忽然爆出一声笑,又短促结束,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打闹。越是喧嚣,越是觉得冷清,江渡想起除夕夜她在表姨家的窗户那看万家灯火的情形,客厅里,表姨一家人在看春晚,她早早回房间,听那些断续的笑声,心里就像一直落凄凄的雪,下个没完。表姨其实对她很好,很热情,但她没归宿感,自己是客人,她想,应该没有人喜欢大年夜外人在自己家出现,所以,她不会留客厅,水都很少喝,避免去厕所让人觉得家里多个人晃动。

  等到外婆说她可以回去了,她立刻往家里跑。

  下周就是元旦,外婆外公总是把元旦称作阳历年,阳历年一过,离过年就不远了,又要长大一岁。

  江渡满脑子有的没的,站在综合楼前,发现两边花圃里的花草早冻死了。

  “江渡。”有人喊她。

  少年高挺的身影在路灯下,有点晦暗,江渡错愕地看着魏清越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  “我看像你,果然是你。”魏清越走过来,他好像一只路过蜻蜓,在这作短暂驻足。

  男生身上有没散干净的烟味儿,江渡知道,他一定是在哪里躲着吸烟。

  “我来洗洗手,刚吃了橙子。”江渡不自然说道,两手支着,挺冻手的。

  魏清越露出笑意:“跑这么远?刚才,你怎么不挑个礼物?”

  猝不及防被问起,江渡显然没准备好,仓促间,说:“我对圣诞节没什么感觉,没喜欢的礼物,还是不要浪费你的钱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,我以为你们女生都喜欢小玩意儿。”他稍作回想,终于记起点什么,“你笔袋上不是也有挂件?”

  是那只翠迪鸟。

  江渡不知道怎么说了,解释起来,好像要说很多。她沉默几秒,有点闷闷地开口:“我有的东西不喜欢而已,但也有喜欢的东西。”

  魏清越好像也没在意这个事,他轻轻抽了下鼻子,呼出团团白汽,说:“麻烦你帮我捎封信,给,”他停顿片刻,“给王京京,你同学。”

  分明有什么东西,炸裂于眼前,好像漫天的星辰爆破,江渡有一瞬的目盲。她一抬头,看到魏清越身后广阔的天幕,其实,并没有星星,是她的错觉。

  就像,她从没想过魏清越会回信。

  江渡直愣愣地看着男生,忽然之间,就感受到了一种全新的酸楚,他回信了,写给王京京。

  “不方便吗?”魏清越的语气还是那么自然。

  她僵硬地一个字都说不出。

  “你要是不方便,我再……”

  “我方便!”江渡忽然急促地打断他,她低下头,扯了扯围巾,尽量不让魏清越发现她的异样。

  “多谢,”魏清越又跟她开起玩笑,“这样的话,我更该买份礼物送你,毕竟麻烦你。”

  她以后会是两人之间跑腿的那种角色吗?从林海洋,换成她。

  江渡眼眶狠狠一酸,她喘不过气,但脑子里并没有太多抗拒,或者是别的想法,她也不知道此刻漫漶的情绪到底是什么。

  “不用,你太客气了。”她慢慢说道。

  魏清越从裤兜掏出个什么东西,皱巴巴的信,随便扯掉张日记本纸写的,没信封,他给江渡的时候,女生又抬眼看了看他。

  四目相对,很静默。

  “你跟王京京是好朋友,是吗?”魏清越还有话问她,江渡点头。

  “信的最后,我留了企鹅号,让她加我。”男生很干脆地交代。

  他喜欢上了王京京?江渡脑子里像流星一样,快速划过个想法。她捏紧信,像临时揣着别人的珍宝,默默走回了教学楼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xrcw.net。微信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xrcw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